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心智體 第九章及第十章
亞瑟·E·鮑威爾所著


第九章 意念轉移的機制


為方便起見,在繼續探討意念轉移的現象和對人的影響前,要首先描述一下意念從一個人傳送到另一個人的機制。


傳心術這個術語照字面意思就是「遠距離去感受」,所以,也可以適當地定性為感受和情緒的傳送。但是,它現在幾乎一般都與意念轉移同義地使用,並且可以用來涵蓋通過非物理手段將圖像、意念或感覺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的任何轉移。


傳心術有三種可能性;它可以與下列項目之間直接交流:
【1】兩個以太腦袋
【2】兩個星光體
【3】兩個心智體


在第一個方法中,我們可以稱為物理或以太方法,意念首先在心智體中引起振動,再到星光體,然後以太腦袋,最後才是肉體腦袋的稠密分子。通過腦袋的振動,物理以太會受到影響,而波會向外擴散直到遇上另一個腦袋,並在其以太和稠密粒子中產生振動。


腦袋接收到的這些振動接著會傳送到連接它的星光體和心智體,再到達意識。


如果有人在肉體腦袋中強烈地思考出一個具體的形體,他會用以太物質來造出形體;在努力造出圖像時,他也向四面八方發送以太波。它不是發送出去的圖像本身,而是會重現該圖像的一組振動。該過程在某種程度上類似於電話,在電話中語音本身沒有被傳遞,但是語音產生了許多電振動,當它們進入聽筒時,這些電振動又被轉換成語音。


松果體是意念轉移的器官,就像眼睛是視力器官。大部分人的松果體都只是初級的,但它正在進化,而不是退化,並且有可能加快其進化,使其能夠履行應有的功能,並在將來將它的作用全部發揮出來。


如果有人全神貫注且全心全意思考一個想法,他會意識到松果體中有一股輕微顫動或蠕動的感覺 - 好比螞蟻在爬行般。顫動發生在滲透到腺體的以太中,並引起輕微的磁流,這會在腺體的稠密分子中產生蠕動感。如果這個意念夠強烈而引起磁流,這樣思考者就知道他已經成功地令自己的意念尖銳而有力,使其能夠被傳送出去。


松果體的以太中的振動在周圍的以太中產生了像光波的振動波,但就更細小和更快速。這些振動會走向四方八面,帶動了以太,而這些以太波就會在另一個腦袋中松果體的以太產生振動,如前所述,再由此規律地連續傳送到星光體和心智體,接著到達意識。如果第二個松果體無法重現波動,這個意念就會被忽略,不會留下印象,好比光波不會在瞎子的眼睛造成印象。


意念轉移的第二種或星光方法中,以太腦袋完全不會參與過程,會是從一個星光體到另一個星光體的直接交流。第三種或心智方法中,思考者不會將在心智層創造的意念傳送到腦袋,而是立即指引它到另一位思考者的心智體。能夠刻意這樣做的力量暗示了比起用意念轉移的物理方法去這樣做有著遠遠更高的心智進化程度,因為發送者必須在心智層上有自我意識,以致知道行使這個動作。當人類進化程度更高時,這可能會是常用的交流方法。這早已被上師用來發送對衪們學生的指示,並且以此方法,衪們能夠輕易傳遞出最複雜的想法。

第十章 意念傳遞【無意識】


在第七章和第八章中,我們探討過意念波和意念形體的產生,和在某程度上它們對並他人的影響。本主題的後一個方面非常重要,因此有必要進一步闡述。我們將首先探討一下完全或部分無意識下的這種意念轉移。


從早已講過的清楚得出,每個人不管他去哪,都會在他身後留下意念的蹤跡。例如,當我們走在街上,我們全時間都在其他人的意念海洋中走過;整個空間環境都佈滿既模糊又漫無目的的它們。


如果人的心智暫時一片空白,這些其他人產生的殘留意念就會乘虛而入,只是在大部分情況下會留下很少印象,但偶爾會嚴重影響到它。


有時有一個意念到來,吸引到這個人的注意,然後他的心智就抓住它,再令它在一段時間成為自己的,通過加上額外的力量來增強它,然後再次發送出去影響其他人。


所以,漂浮到他心智中的意念不是那人的責任,因為它可能不是屬於他的,而是其他人的。但是,如果他獲取它,專注於它,再增強它發送出去,那就是他的責任。


這種來自多個源頭的意念的混合物沒有明確的連貫性,不過它們任何一個都可以開展一系統相關想法,因而心智會自己去思考。很多人如果去探究這些經過自己心智的意念流,就可能會訝於發現有多少閒散無用的幻想在短時間內進入並離開自己的心智。有四分之一都不是他們自己的意念。在大部分情況下,它們是相當沒用的,而它們一般更傾向於邪惡,而不是善意。


所以,人不斷地用自己的意念與其他人互相影響,大部分都是沒有明確意圖而發送出去的。事實上,公眾的見解很大程度上都是以此方式創造的;因為公眾見解的最大一部分就是意念轉移。大多數人沿某些方向去思考並不是因為他們有自己仔細思考過問題,而是因為大量的他人在沿這些方向去思考,並帶著其他人這樣思考。強大的思考者的強烈意念走進心智世界,並被會接收並作出反應的心智捕捉。它們會重現他的振動,加強這個意念,從而助於影響其他人,這個意念會變得越來越強大,最終影響到大量的人。


如果我們在人群中留意這些意念形體,很容易就發覺到這個龐大的影響讓它們產生了國家和民族的感受,進而令心智產生偏見和成見。我們全都在一個擠滿帶有某些想法的意念形體的環境包圍下成長;國與國的偏見、以國家的方式看事情、國家類型的意念和感受;所有這些東西都從我們出生,甚至更早時就在影響我們。一切都要透過這環境去看,所有意念都或多或少被它扭曲,而我們自己的心智體和星光體就根據它振動。近乎所有人都被國家環境支配:「公眾輿論」一旦形成,就會橫掃絕大多數人的心智,無休止地擊打腦袋,並喚醒他們內在的回應振動。沉睡和喚醒這些施加在我們身上的影響力,以及我們的完全無意識令它們更有效。大多數人在本質上都是被動接收,而不是主動起始的,他們幾乎充當了對意念來者不拒的自動重現機,從而使國家環境不斷地加強。


這國家事務無可避免的結果就是,接收到來自其他國家的印象的多個國家通過自己的振頻改變它們。因此,不同國家的人們看到相同的事實,就增加了自己現有的偏見於其中,並且相當誠懇地互相指責對方捏造事實和實行不公平的方法。如果這個真相及其必然性得到承認,那麼比起現在,許多國際糾紛將更容易得到解決,甚至許多戰爭都將避免。


然後,所有國家都會認識到「人為誤差」,而不會因意見不合而指責其他人,會尋求兩種觀點的中間位,不再堅持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大多數人從不為自己努力行使辨別真相的力量,無法擺脫構成公眾輿論的眾多意念形體的影響。所以,他們真的從來完全看不到真相,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反而接受這個巨型意念形體就滿足了。但是,作為神秘學家,第一個必要條件就是達到對一切都清晰而沒偏見地去看;要去看出它確實所是,而不是一定數量的人所認為的。


要確保視野的清晰,無休止的警戒是必需的。偵測到懸浮的意念雲的影響與抵抗其影響的能力不同。它的壓力一直存在,即使在更大的問題上我們都保持清醒的態度,我們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在各種次要問題上都屈服於它。我們就是在它的壓力下出生,就像我們在大氣壓力下出生,也就像沒意識到大氣的壓力般,沒意識到意念雲的壓力。神秘學家必須當真要學會使自己完全擺脫這種影響,面對現實,並且不因這些巨大的集體意念形體而扭曲。


聚合意念的影響不僅僅限於意念對人類精微載具的影響。毀滅性意念形體充當了破壞性的能量,並可能經常在物理層上造成破壞;它們是「意外」,大自然的動亂、風暴、旋風、颶風、地震、洪水等的豐碩成果源頭。


它們會攪動出戰爭、革命、社會動蕩和所有類型的起義。疾病和罪案的流行、意外的周期也有類似的解釋。憤怒的意念形體有助於謀殺。因此,人的邪惡意念在各個方向上以無休止的方式肆虐,對自己和他人做出反應。現在轉去看所產生的影響,更具體而言,是根據個人的意念,學生將回想起在《星光體》中,我們描述了例如通過一種虔誠的感覺對一個人的星光體產生的影響。這種虔誠的感覺通常也伴隨虔誠的意念;也會為它們自己吸引大量的星光物質,從而它們都在心智世界和星光世界中行動。所以,一個發展發達的人是一個虔誠波的中心,這必然無可避免地影響其他天生的意念和感覺。當然,相同的事情也發生在喜愛、憤怒、抑鬱和所有其他感覺的情況。


另一個典型例子是來自演講者流過來的意念流,和聽眾理解與知道的其他意念流,再與來自講者的意念流聯合在一起。


經常會發生演講者的演說中的意念喚起聽眾心智體中的同理回應,他們從而能夠暫時理解講者;但是,當講者的刺激之後不再存在時,他們會忘記和發現自己不再能夠理解當時看來很清楚的東西。


另一方面,批判性意念則建立了一個完全相反的振動速率,從而使流動斷開並使之混亂。據說,任何看到產生出這種效果的人都不太可能忘記這個鑒戒。


在閱讀一本書時,人的意念會引起可能在睡著或肉體死亡後而身處星光體中的書本作者的注意。該作者因而被這個學生吸引,令他被強如肉體就臨在於此的作者的氛圍所籠罩。


同樣地,學生的意念還會為自己吸引到其他在研究相同課題的人的意念。


當有個人因比如是謀殺而遭到處決,以及當他為復仇而發起其他謀殺時,這就是離世的人的意念對活著的人造成影響的一個出色例子。事實上,這是在社區不斷重覆發生同類型謀殺的其中一個解釋。


意念對小孩的影響是特別顯著的。就像小孩的肉體有可塑性和很容易塑造般,他的星光體和心智體也是。小孩的心智體像海綿吸水般吸納意念,只是他現在太年幼而不會重現出來,但種子會在合適季節時開花結果。所以,小孩在一個高尚無私的環境中成長是甚為重要的。


在靈視力者來說,親眼看著美麗純白的小孩靈魂和小孩光環在幾年間因在他們身邊的大人的自私、汚穢和邪惡的意念,而變得受到玷污、弄髒和顏色變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只有靈視力者才知道惟有身為大人的質素較佳時,身為小孩的會有多大而迅速地改善。


即使看來是為了實現一個美好的結果,而用盡方法去支配他人的意念和意志,這也永遠是不對的,但將意念固守在人的優良品質上,從而傾向於強化優良的特徵,這就總是對的。相反,意念停留在人的缺陷或低劣質素就會加強不良的傾向,或甚至產生出之前並不存在或是原本僅僅是潛在胚芽的這些邪惡素質。


所以採用一個簡單的例子,假設有一群沉迷於八卦和醜聞的人出於嫉妒互相指責。如果有個受害者早已有妒忌的傾向,很明顯它會通過這種意念白內瘴而大幅度加強;同時,即使他完全擺脫了嫉妒,那些想像他做錯了事的人會思考和談論這些事,並且正在盡最大努力將對這個人的想像創造成非常邪惡的存在,非常殘酷地對待他們,並且幸災樂禍。八卦和醜聞所造成的傷害幾乎是難以估計的,而學生會回想起針對《在大師的腳下(At the Feet of The Master)》中的那些邪惡法門採取的控訴。真正的神秘學家會採取那種像獲取了一顆珍珠而開心的態度去作出批評,就像我們現代的批判一樣,人們急切地對一個缺陷去批判而高興。


所以,用意念力量得以影響他人向好或向壞的可能性 - 或用無可避免會更貼切 - 將強大無比的工具放在所有選擇使用它的人的手中。


星光心智影像,即也與情緒感覺相聯的意念形體在與他人建立業力連結方面發揮著不可忽視的作用。所以用一個極端的例子來說,假設有個人通過發出一個深切憎恨和復仇的意念,以助於在另一人內在形成這個會導致謀殺發生的衝動。這個意念的創造者必定會因犯罪者與他的業力而連結起來,即使他在物理層從沒見過對方。無知或者失憶並不會令業力法則的運作失效,所以人必須承受他的意念和感受,以及他的物理行動所帶來的後果。


一般來說,人製造出的心智影像會大大地影響到自己將來的環境。這種聯繫使人們在以後的生活中為善或惡而聚在一起;以親戚、朋友和敵人的身份圍繞我們;帶來了我們的幫助者和阻礙者,那些愛我們的人,但其實我們今生沒有要去刻意獲取這種愛,以及恨我們的人,儘管在這一生中我們沒有做任何令他仇恨的事。所以,我們的意念通過他們對我們自己的直接行動,不僅產生出我們心智和道德的特徵,它們也會通過對他人的影響,有助於決定將來與我們共處的人。


當然,通過創造一個圍繞自己光環物質的屏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保護自己免受外界意念形體的入侵。正如我們所見,心智物質非常容易回應意念的脈衝,並可以很容易塑造成我們想要的形狀。正如我們在《星光體》中看到的,同樣的事情會發生於星光物質上。


然而,為自己使用一個外殼在某程度上是承認有弱點,所有之中最佳的保護是明亮的善意和純淨,這會以一股傾注下來的強大愛之源流洗刷掉一切不良事物。


偶爾是可能有必要為自己製造一個外殼的:【1】當走進混雜的人群時;【2】冥想;【3】當準備要睡時;【4】在沒有外殼的幫助,低等意念就很可能自己入侵進來的特殊情況時。【2】將會在第十六章中探討;【3】會在第十八章;【4】會在第十三章。外殼在幫助其他人時有不同的用途,並且「不可見的幫手」經常發現它在幫助還沒有力量保護自己的人,無論是面對不斷出現的令人厭煩和徘徊的意念漩渦,都是無價的。。


居住在情緒世界的動物具有從一個距離發送情緒脈衝到其他同類的心靈感應能力似乎是毫無疑問的。事實上,威廉·J·朗在他出色的書《動物如何對話》中,述說過他有理由相信這種沉默的溝通方法是整個動物王國的共通語言。這位敏銳而富有同理心的動物生活觀察者舉了許多例子。一位名叫唐的塞特犬似乎總是知道他的主人何時回家,即使是在不尋常和意外的時刻也是如此。


他還知道星期六或假日的到來,以及他的主人意圖帶他去樹林。另一隻叫懷特的狗被重覆觀察到在主人回來的時間不停變動下,在他的主人從距離三至四英里外的地方開始回家的幾刻鐘前,就出去找他,他的主人正在駕著一輛由與狗很友好的馬所拉的馬車。


騎手的恐懼或緊張很容易就會傳遞到他的馬是所有騎手都眾所周知的。如果有隻小狼脫了隊,狼媽媽不會去追小狼,而是保持安靜地觀察,抬起她的頭,再定定看向小狼的方向,這樣,後者就會猶豫,停下並速速返回狼群。雌狐似乎不用發出聲音,就使她的家人在每時每刻都受到完美的控制;她定定地注視著牠們,幼崽就立即停止玩耍,爬進洞穴,一直呆到母親從狩獵中回來。一頭受傷的狼在躲起來數天後,會知道直接走去八至十英里外同狼群殺死的動物屍體,同時當然並沒有縱跡去供追尋的。有一條船長規則已經觀察到,當他擊中一條抹香鯨時,十英里內的其他所有抹香鯨都會潛下去,就好像他也被魚叉擊中一樣。某些野鳥會在一定數量的其他鳥急切覓食時出現在後院,但從不會在其他時間現身。歐洲椋鳥的「翼鑽(wing drill)」是一種只有通過心靈感應假說才能解釋得到的現象。類似的說法適用於成群結隊的千鳥。


很多獵人都觀察到如果他們沒帶槍或沒獵殺的意圖外出,他們經常會在非常近的距離看到和接近到很多野生動物,但當他們帶槍外出和有獵殺的慾望時,就會發現這些動物會無休止去提高警惕,並且難以接近。有個學習到興奮會從人傳送到動物的獵人壓抑了自己的肉體和心智的興奮,並且發現到他這樣就能夠接近他的獵物,遠比在他學會這樣做前容易得多,他所獲得的虎皮證明了他所言非虛。


這位作者再進一步述說他曾遇過很多印第安人和其他具有被某些非洲人稱為「chumfo」的人,它充當一個截然不同的感官,通常是五感沒可能接收到訊息的情況下,對接近的危險示警等等。


強烈建議對這主題和動物生活有興趣的讀者去拜讀《動物如何對話》和威廉·J·朗所著的其他書籍。


待續。。。


翻譯:Andy Chow

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心智體 第七章及第八章
亞瑟·E·鮑威爾所著

第七章 意念波

當人使用他的心智體,即當他思考時,振動就會在心智體中產生,而這個振動會產生兩種不同的結果。第一種結果是輻射出振動或波;我們會在本章節中探討這種結果,而第二種結果 - 意念形體的產生 - 留待下一個章節再探討。

心智體中的振動就像其他振動般,傾向與四周能夠精確接收到它的物質聯繫,如同搖鈴的振動與周圍的空氣聯繫般。所以,當周圍環境被心智物質填滿,讓這些脈衝非常容易作出回應時,就會以該層面的物質產生一種漣漪、一種振動外殼,擴散向四周的空間,完全就像一顆石子掉進池塘產生漣漪,再從撞擊中心向所有方向在水面擴散開去。

在心智脈衝的情況下,輻射不僅發生在一個層面,而是多個維度,心較像來自太陽或一座枱燈的輻射。

與物理層上的光線一樣,放射出的光線在所有方向上都相互交叉,而不會有絲毫干擾。

此外,不斷擴張的振動圓球是多彩而珍珠白的,但它的顏色會隨著它擴散開去而變得淡色。

正如之前所說般,心智振動也傾向一有機會就重現自己。結果,每當有意念波擊在另一個心智體上時,它就會傾向在其中產生類似於最初產生的振動。就是說,當人的心智體被意念波擊中,他的心智就會產生一種傾向去產生一個類似波的原發者心智中早已升起的意念

意念波距離其源頭越遠,比例上力量就越低,不過由於涉及到額外的維度,振動在比例上可能是以距離的立方,而不是平方去計算出。

然而,這些心智振動逐漸消失,最後消失不見的速度比起物理物質的要遠為緩慢,只有在離開它們的源頭非常遙遠的距離,才會變得微弱到無法感知。

一個意念波得以穿透的距離、它撞擊到其他人心智體的力量和持久力,取決於原來意念的強度和清晰度。所以,一個強烈的意念會去得遠過一個微弱而未決定好的意念,但清晰度和確定性甚至比力度更加重要。

其他會影響到意念波輻射距離的因素是其本質和它遇到的阻力。所以,低等類型的星光物質波通常很快就被偏斜或在同一水平上被大量其他振動淹沒,正如在城市的喧鬧中發出輕微聲音,是會被徹底淹沒般。因為這個原因,普通人始於心智層最低層面的正常自我中心意念,並立即下降到相應的星光層低層面,是會相較沒有效率的。它在兩個世界中的力量是有限的,因為無論它有多狂暴,四周類似的意念有如汪洋大海般,它的波在混亂中無可避免會迷失並被壓倒。

另一方面,一個在高層面產生的意念有更明確的行動領域,因為在此刻產生這種波的意念數量非常少。從這個角度來看,證道學意念本身幾乎就是一類的。

當然,其他宗教人士的意念都相當高水平,但從不會很精準和確定。甚至科學意念也幾乎沒有和證道學意念處於同一個類別,因此在心智世界中,證道學意念實際上有一個清晰的領域。

證道學意念就像在非常寂靜中的一把聲音;它激發了一種心智物質的水平,該水平至今尚未被使用,但它引起的輻射卻會在某程度上撞擊到尚處於相當沉眠狀態的普通人心智體上。所以,它傾向喚起思考器官的新部份。

這種波當然不一定能夠將證道學意念傳播到那些對其不理解的人;但是在喚醒腦袋的較高部分時,它傾向於按照習慣上任何移動方式來提升和解放整個人的思想。

意念當然是千變萬化的;如果意念非常簡單,心智體則只有一種振動速率,因此,僅會強烈影響一種類型的心智物質。正如我們所見,心智體包含心智層第個較低子層面的物質,而每個子層面中都有很多不同密度的子分類。

如果有人已經全神貫注於其他思考方式,那麼即使有強烈的意念波掃過他,也不會影響他,恰恰像一個早已忙於生意或愉悅的人可能不會聽到其他人說話的聲音一般。

但是,由於大部分人除非要立即經營某些需要他們全神貫注的生意,否則並沒有確定或堅決的意念,他們在其他時間相當容易就會被擊向自己的意念影響到。所以,所有在思考的人都有很大的責任,因為他的意念,尤其是強烈和清晰的,會無可避免地影響到大量人。

可以說一個帶有不潔或邪惡意念的人會在同胞之間傳播道德污染。要記得大量人內在都有潛在的邪惡胚芽,這些胚芽除非從外在施加力量並攪動它們至活躍狀態,否則永不會結果,那些從不潔或惡意的意念發出的意念波可以是喚醒胚芽至活躍,再令它開始成長的一大因素。所以,這種意念可以令一些靈魂開始走向下陂。這種人可能會以類似的方式影響到很多人,因此,邪惡向無數方向蔓延和擴散。以此方式做成了很多傷害;而雖然它是無意中做成的,但作出邪惡的肇事者還是會為他所作的業力負責。

當然,善意的意念一樣可以用類似的方式影響其他人向好。

因此,一個意識到這一點的人可以將自己化為一個真正的太陽,不斷地向他的所有朋友和鄰居散發關於愛、平靜、和平等的意念。很少人意識到如果他們選擇如此,就能夠通過意念的力量發揮巨大的幸福力量。

人無法在物理上幫助另一人這種事經常發生;事實上,想幫助人的人的物理存在甚至可能使在受苦的人感到厭惡;他的肉體腦袋可能因偏見或宗教偏執而無法接受暗示。但他的星光體和心智體遠比肉體容易留下印象,並且總是有可能用充滿幫助的意念、感情、舒緩的情緒波等等來解決這些問題。在很多情況下,世界上最好的意願在物理上也做不到什麼事;但是,在心智世界或星光世界中,通過穩定、集中、有愛心的意念就給予到某種緩解。

要注意意念波並不會傳送明確的完整想法,但會傾向產生與自己相同特性的意念。所以,例如若果這個意念是虔誠的其中一種,它的振動就會激發虔誠;但所崇拜的對象就每個心智體被意念波擊中的人都不同。

因此,意念波或振動傳送意念的特性,而不是它的主題。如果一位印度教徒以對克里希納的虔誠靜坐,自他傾注出來的意念波會刺激到所有受它們影響的人也虔誠起來,不過在穆斯林的情況下,就會崇拜亞拉,同時對瑣羅亞斯德教徒來說,就是崇拜阿修拉瑪茲達,或對基督徒而言,就是崇拜耶穌。

如果這種意念波接觸到唯物主義者,就是對任何形式的虔誠想法毫無概念的人的心智體,即使它接著會產生一種提升的效果,就是傾向將他心智體的較高部分攪動到活躍起來,不過它不能創造出一種人完全不習慣的波動。

學生要小心留意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習慣思考出純淨、善意和強烈意念的人會以此目的使用心智體較高部分,普通人完全不會使用,而且完全不會發展到這部分。所以,這種人是在世界中善意的力量,並對所有能夠作出任何種類回應的鄰居有很大作用。由於他發出的振動傾向於激起他們心智體新且較高的部分,因此,在他們面前開闢了全新的意念領域。

我們依然可以稍為深入討論一下這個問題。一個每天都在認真思考的人,不僅在提高自己的思考能力,並向周圍的世界散發有益的意念波,而且還在發展和改善自己的心理物質。就能夠帶進腦袋的意識量而言,明顯是通過物質的原子能夠回應的程度,即是在原子中被活化和活躍的螺旋體數量而定。正常來說,在當前進化階段的普通物理原子中,這七個螺旋體中的四個是活躍的。能夠有較高形式意念的人正在幫助發展原子中更多螺旋體,而當這些原子在不停進出他的身體時,它們是可以被能夠使用它們的其他人吸收和使用的。高尚的意念從而通過改善意念的素材去幫助到世界的意識。

所以這裏有很多種的心智物質,並發現每種都有其所屬特別而適當的振動速率,令其最習慣和最容易作出反應。當然,一個複雜的意念可以同時影響到很多種的心智物質。

正如我們在第三章看到的,一般原理是以意念於心智體上的效果【還有於星光體上的感覺】為基礎,即是邪惡或自私的意念總是振動相較慢的較粗糙物質,同時善意、無私的意念只會出現在較精細物質的較快速波動。

一定數量的人聯合起來的意念力量總是遠比他們零碎的意念總和為大;用它們的積來代表會更接近。所以,這是對城市或社區極之有益的,應該要不斷有一定數量能夠產生高水平意念的人在當中進行聚會。

第八章 意念形體

我們現在來探討人使用心智體思考時產生的第二種效果,就是意念形體的形成。

正如我們所見,意念在心智體的物質引起了一系列振動。在這種脈衝下,心智體甩開了本身受振動性質影響而形成的振動部分,其方式很像當碟片被振動而形成音符時,碟片上的細小顆粒被投入成某種形體。

所以,心智物質拋出從心智世界(即第二元素王國)周圍環境中收集到的合適種類元素精華,再將這些精華轉變為與自己的速度協調的振動。所以,一個純淨而簡單的意念形體就這樣產生。這種心智意念形體類似於星光或情緒形體(在《星光體》中有描述),但它更加光芒四射,色彩更加鮮豔、更強烈、更持久,並且更加充滿活力。

以下是這個意念效果的圖像描述。「這些【心智】振動將該層面的物質塑造成意念形體,- 從其敏捷而微妙的色彩中 - 產生最精緻且不斷變化的顏色,各種像珍珠母中的彩虹色調的陰影波動,以難以形容的色調範圍去變化和照亮,遍及所有形體,每個形體都呈現出帶漣漪、生動、光亮、精緻的和諧色彩,其中甚至包括地球上不為人知的色彩。言語根本無法表達出這種帶有生命和動力的本能的精微物質結合下,所表現出來的精緻美麗和光芒。印度教、佛教徒、基督教等等中的每位先知都親眼目睹過它光輝燦爛之美,並承認自己完全無法描述它;言語似乎只會劣化和貶損它,而無法巧妙地讚美它。」

意念形體是一種由產生它的一個思想所激發的劇烈活動的暫時有生命的實體。如果是由種類較精細的物質所造,它會有很大的力量和能量,當受一股強烈而穩定的意志導引時,就可被用作最有力的媒介。我們會在稍後詳細看看這種用途。元素精華是一種在我們四周的奇異半智慧生命,活化著心智層的物質。它很容易受到人類意念的影響,因而人的心智體發出的所有脈衝會立即用這個精華的臨時載具包裹自己。實際上,如果可能的話,它比星光元素精華對意念的行動更加靈敏,就如同一瞬間般。

但是心智元素精華與星光元素精華有很大的差異;它是一環扣一環的,因此,當中的力量無法以同樣的專注發揮作用。這是在嘗試探討,由於它在很大程度上導致我們的遊蕩意念,它不斷從一件事轉向另一件事。

然後就像之前說的那樣,意念暫時成為一種活著的生物;意念力量是靈魂,元素精華是身體。這些意念形體被稱為元素或有時叫人造元素。

產生所有意念形體的基本原理是:-
【1】意念的素質決定顏色
【2】意念的本質決定形體
【3】意念的確定度決定輪廓的清晰度。

意念形體可以是千變萬化的,其色彩和形狀也是。學生現在會對各種顏色和它們的意義熟悉了,因為它們與在《星光體》和本書較前的章節中所描述的星光體和心智體中存在的那些一致。

所以,例如情感產生光亮的玫瑰色;療癒的希望是可愛的銀白色;努力去穩定和加強心智是美麗而閃爍的金黃色。

在所有載具中,黃色總是表示智慧,但其陰影變化很大,並且可能會因其他顏色的混合而變得複雜。一般來說,如果它指引和較低的管道,就有教深和較暗淡的色調,尤其對象是自私的話就更深色和更暗淡。

在一個普通生意人的星光體或心智體中,它本身會展示成土黃色,同時致力於哲學或數學研究的純粹智慧經常看起來是金色的;當有力量的智慧絕對被用於無私地造福人類時,它會逐漸提升為一種美麗清澈而輝耀的淡黃色。

大部分黃色的意念形體是有清晰輪廓的,模糊的黃色雲比較少。它表示智力上的愉悅,例如對獨創性結果的欣賞,或對精巧工藝的愉悅。

這種性質的雲象徵著完全沒有任何個人情感,因為如果存在的話,它必然會用適當的顏色使黃色變淡。

在許多情況下,意念形體只是旋轉的雲彩,其顏色與催生它們的想法相應。學生會認識到人類在當今階段,絕大多數情況下,混濁、形狀不規則的意念佔多數,這是大多數人心智缺乏訓練的產物。漂浮在我們四周數以千計形體中看到清晰而明確的形體是最為罕見的現象。

當意念是明確的,形體就被創造出來,並假定形狀清晰且通常很漂亮。這些形狀是千變萬化的同時,在某種程度上通常是他們表達的那種意念的典型模樣。抽象的想法通常用各種完美且最美麗的幾何形狀來代表自己。在這一點上,應該記住的是,在這裡對我們最不重要的抽像事物在心智層變成了明確的事實。

意念和情緒的力量決定意念形體的大小以及其作為獨立實體的維持時間。它的維持時間取決於其原創者或其他人在之後重覆產生這意念所提供的養分。

如果意念是有智慧的和非個人的 - 例如,如果思考者在試圖解決代數或幾何問題 - 那麼他的意念形體(以及他的意念波)將被限制在心智層。

如果他的意念有靈性本質,例如,如果它沾上深深的愛和抱負、無私的感受,那麼它就會從心智層向上升,並借助到菩提層之上的很多輝煌與榮耀。在這種情況下,它的影響是最有力量的,所有這種意念是對善意有力的力量。

另一方面,如果意念的內裏有些自我或個人的慾望,它的振動立即就會轉向下,再用星光物質加上心智物質的外衣包圍自己。

這種意念形體 - 更準確的術語是意念情緒形體 - 當然能夠同時影響到其他人的心智體和星光體。

這類意念形體目前是最常見的,因為普通男女很少意念是沒沾染到慾望、激動或情緒的。

我們可以將此類意念形體認定為因卡瑪末那識的活躍,即被慾望支配心智而產生。

當人在想及任何具體的物件 - 一本書、一幢房子、一幅景觀 - 時,他就會在自己心智體的物質中建造出該物體的微小影像。這個影像漂浮在這身體的上半部,通常是在人的面孔前面,大約位於眼睛的水平。只要人在思索這個物件,它就會保留著,並通常在過後維持一小段時間,時間的長短取決於意念的強度和清晰度。這個形體是相當客觀的,而且能夠被具有心智靈視力的其他人看到。如果人在想另一個人,他會以同樣方式創造出一個迷你的肖像。

所有「想像」的效果都會帶來相同的結果。形成他將來畫面的概念的畫家會用他心智體的物質建立出來,再將它投射到他前面的空間,保持在他心智之眼的前方,並複製它。小說家以同樣的方式用心智物質建立了他角色的形象,並通過意志的行使將這些木偶從一個位置或分組移動到另一個位置,從而使故事的情節體現在他面前。

如前所述,這些心智影像是外在得它們不僅可以被靈視力看到,而且甚至可以被其創造者以外的其他人移動和重新排列。所以例如,愛玩的自然精靈【看《星光體》第53頁】,或更經常是一位「過世的」小說家,看著他的同伴作者的作品,會移動這些圖像或人偶,使它們在其創作者看來是以他自己的意願開展的,故事的情節也因而發展去與作者最初意圖完全不同的路線上。

雕刻家製造出他打算創建的雕像的強烈意念形體,然後將其植入在大理石塊中,再繼續切割掉位於該意念形體之外的大理石,直到剩下被意念形體互相穿透的那部分為止。

同樣地,演講者為他認真思考的主題的不同部分製造出一系列意念形體,由於所作出的努力,通常都是很強烈的。如果他無法令自己的聽眾明白他,這很大機會是因為他自己的意念不夠清晰。笨拙且不明確的意念形體只會給人留下輕微的印象,甚至連留下些微印象都會有難度,而清晰的意念形體會令聽眾的心智體試圖重現它。

催眠術提供了關於意念形體的客觀例子。眾所周知一個想法的意念形體可以被投射到一張白紙上,被催眠的人可以看到它。或者可以令它外在得被催眠的人會看到和感覺到它,就像它真是一個實物一樣。

很多歷史、戲劇、小說等等中角色的意念形體或多或少永久地存在著。所以例如,出名的幻想作品強烈描繪了《莎士比亞戲劇》、班揚的《天道歷程》,灰姑娘、阿拉丁神燈等童話故事中的人物和場景。這種意念形體是集體性的,從無數個人的想像力產物中融合而來。

小孩有生動而強大的想像力,所以他們閱讀的書籍通常會用意念形體的世界很好地表示出來,夏洛克·福爾摩斯、凱特船長、尼古拉博士和許多其他角色都擁有許多精美逼真的肖像。

但是,總括來說,當今的小說所喚起的意念形體並不像我們的前輩魯濱遜·克魯索所創造的或莎士比亞戲劇人物的意念形體那樣清晰。當然,這是因為當今的人們比以前閱讀得更流於表面,沒有關注得那麼認真。

意念形體的起源實在太多。我們現在先跳過去探討它們對創造者和其他人的影響。

所有人在他一生中都會產生出三種類別的意念形體: -

【1】既不以思考者為中心而圍繞,也沒特別針對任何人,留在他後面成為一種標出他走過的路的蹤跡的一種意念形體。
【2】以思考者為中心而圍繞,漂浮在他四周,並且他去哪就跟到哪的一種意念形體。
【3】從思考者直射而出,針對一個明確目標的一種意念形體。

第一類別的意念形體既不關乎個人,也沒特別針對一些人,純粹在大氣中無依地漂浮著,全時間散發出與其創造者原本發出的類似的振動。如果這個形體沒有與任何其他心智體有所接觸,這些輻射會逐漸減低其儲存的能量,在這情況下,這形體會分崩離析。

但如果它成功喚醒附近任何心智體的交感振動,就會產生吸引力,這個意念形體通常會被該心智體吸收。

在當下的進化階段,即使當人們不是故意要自私時,其絕大部分的意念通常都是自我中心的。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意念籠罩著思考者。事實上,大多數人都被這種意念的外殼包圍著自己的心智體。它們會在他們身邊無休止地漂浮著,並不停地對他們作出反應。它們的傾向是重現自己 - 即在這個人身上煽動重複他以前曾接受過的意念。很多人會從內在感受到這種某些意念的不斷暗示對他的壓力,尤其是當他勞碌過後休息中的時候,而這時他的心智中並沒有明確的意念。如果這意念是邪惡的,他會經常認為是有惡魔在引誘他犯罪。但它們並非如此,這完全是他自己的創造物;他就是自己的誘惑者。

這種重覆意念在被稱為業報或「成熟的」業力的東西的運作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部分。持續反復重申相同的意念,例如報仇,最終使一個人達到了可以與飽和的溶液相比的程度。就如同在這溶液中額外添加更多同種類的物質,會令它產生完全的固體化般,因而稍加的衝動就會導致犯罪。

同樣,當人受刺激而一時感觸,重覆出現的助人意念可能會體現為英雄主義行為。在這種情況下,人可能會驚嘆於自己犯下的罪行或自己對某些犧牲小我的英勇行為,卻沒有意識是反覆的意念使這一行動不可避免。對這些事實的探究就更解釋到自由意志和必要性或命運這老問題。

此外,人的意念形體傾向吸引他人類似本質的意念形體去那人身上。所以,人可以從外在為自己吸引大量援助的能量;當然,它會潛伏於他的內在,無論他吸進自己內在的這些力量是好還是壞的。

通常所有明確的意念都會創造出新的意念形體;但如果相同本質的意念形體早已漂浮於思考者四周,在這些情況下,相同主題的新意念不會創造出新的形體,而會與舊有的合併並加強它,所以經過長時間沉浸於相同的主題,人有時可以創造出有龐大力量的意念形體。如果這個意念是邪惡的,那它可能會成為一個或許維持很多年名副其實的惡意影響,並暫時擁有一個真正活著的實體的所有外觀和力量。

自我中心意念的外殼明顯必定傾向阻礙心智視力和促進偏見的形成。人通過這種外殼的看這個世界,所看的一切自然染上其主導的色彩;從外在來到他的一切因而都或多或粉被外殼的特性所改變。所以,人在直到完全控制意念和感覺前,他都無法看到確實的事情,因為他觀察到的一切都必須通過這個媒介,它就像一面造工差劣的玻璃,將一切都扭曲和染色。

這就是聖僧【現在的迪瓦爾·庫爾大師】在《寂靜之聲》中說心智是「真象的殺手」的原因。他在吸引人對「我們沒看到事物真正樣貌,只看到我們令它能夠形成的影像」這個事實的關注,所以一切都必然會被這些我們自己創造的意念形體染色

如果人另一個意念僅僅是沉思的和沒包含感覺【如喜愛或不喜歡】或慾望【如看到某人的渴望】,這種意念通常不會明顯地影響他在想的人。

但是,如果意念與感覺如喜愛相連,這個意念形體是從思想者的心智體的物質中建立的,而這種天生的心智形體會從產生它的身體中跳出來,直接走向感覺的對象,並將自己束縛在他身上。

這可以與萊頓罐來作對比;元素精華的形體對應於萊頓罐,而意念能量對應於電荷。如果這個人現在是在被動的狀況,或如果他內在有與這些意念形體的特性諧振的活躍振動,這個意念形體會立即對他釋放自己的能量,並在此行為中不復存在。如果不存在這樣的振動,其效果就成為引起這種振動;或者如果它早已存在,就會加強它。

如果人的心智在其他事情上被強烈佔用得這些振動沒可能找到方法進來,這個意念形體就會漂浮在他身邊,等待釋放能量的機會。

所以,一個從一人送到另一人的意念形體包含了從發送者到接收者的一定數量的力量和物質。

意念波的影響與意念形體的影響之間的差異是,正如我們在第七章看到,意念波不會產生明確完整的想法,但傾向產生與自己相同特徵的意念;因此,意念波在其作用上,確定性要低得多,但范圍要廣得多。

另一方面,意念形體的確會傳遞明確而完整的想法,傳送相同性質的意念到那些準備好接收它的人,但每次只能夠送到一個人。

所以,意念波是非常有適應力的;例如,一個虔誠的波會傾向激發接收者的虔誠,不過虔誠的對像在發送者和接收者的情況中可能會相當不同。但是,一個意念形體會產生一個精確的影象,即最初為之虔誠的那個人。

如果這個意念夠強烈,距離對這個意念形體來說絕對沒有差別,但是普通人的意念通常很弱而分散,所以,超出有限的區域就沒再有效。

以愛或保護欲為例,意念形體強烈指向另一個人,傳到那人的意念中,並保留在他的光環中,作為一種護盾和保護劑;它會尋求所有去服務、守護的機會,不是通過有意識和刻意的行動,而是通過跟隨打動它的脈衝,它會強化擊向光環的友善力量和削弱惡意的。因而創造出和維持著名副其實的守護天使在我們愛的人身邊。很多母親為身在遠方的孩子的「祈禱」因而圍繞著他,以上面描述的方式運作。

知道這個事實會令我們意識到掌握在我們手中的龐大力量。我們可以在這裏重覆我們在探討意念波時說的話,即在很多情況下,我們可能無法在物理層上為人做任何事情。但是,人的心智體【和星光體】是能夠被影響的,它們經常比他的肉體更容易打動。因此,我們總是可以通過有益的意念,如深情的感覺等來影響他的心智或星光體。意念就是它們所是的定律,肯定了結果必然會累積。即使物理層上沒有明顯的後果,也沒有失效的可能性。

學生很容易會覺知到意念形體只能夠影響到,在光環中有能夠共諧回應意念形體的振動的物質的人。在意念形體的振動超出人的光環能夠振動的極限的情況下,意念形體會用擊向它的能量成正比的力量反彈回來。

所以,有個說法是純淨的心智和心是對抗陰險攻擊的最佳防護,因為純淨的心智和心會建造出精細而精微物質的心智體和星光體,而這兩個身體並不能回應於需要粗糙而稠密物質的振動。

如果以惡意意圖投射出的邪惡意念擊打在這種純淨的身體上,它會反彈且沿阻力最低的磁力線飛回去,再擊向它的發出者。他的心智體和星光體擁有類似自己產生的意念形體的物質,他會陷入回應者的接振動中,並承受他曾意圖令他人承受的破壞性影響。所以,「詛咒【和祝福】會回歸原處。」由此,仇恨或懷疑一個善良且高度發達的人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發送向他的意念形體不能傷害到他,它們會反彈回它們的發出者,在心智、道德或肉體上擊潰他們。

當人想及他自己在一某個遙遠的地方,或熱切希望自己在那裏時,他以自己的形象造成的意念形體就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這種形體經常會被其他人看到,有時會被誤以為是人本身的星光體或鬼魂。要令這種事成為可能,先知暫時必須有足夠的靈視力能夠看到意念形體,或意念形體足夠強去物質化自己,即臨時在它四同吸引某個量的物理物質。

產生這種形體的意念必需是強烈的,而它因此使用了心智體大比率的物質,所以儘管當它離開思考者時是細小且被壓縮的,但通常它會在其目的地出現前,擴張到真人的大小。

此外,像這樣的意念形體必定由心智物質組成,在很多情況下,也會在自己四周吸收相當數量的星光物質。儘管呈現出的發光顏色,在它所獲得的較低物質的外殼內部仍然清晰可見,但在呈現星光形體時,心智元素卻失去了不少光彩。正如原本的意念賦予了心智層的元素精華靈魂般,同樣意念再加上其形體成為的心智元素,充當了星光元素的靈魂。

思考者的意識不會包括在如剛剛所述的意念形體中。當一旦從他發送出,它就會是一個獨立的實體 - 並非完全與創造者無關,但實際上涉及到通過它獲得任何印象的可能性。

但是,有種比普通靈視力更先進的靈視力需要對心智層有一定程度的掌控。有必要在新創造的意念形體上保持如此多的掌握,以使其有可能通過它獲得印象。這種施加在形體上的印象將通過共振傳遞給思考者。在這種靈視力的完美情況下,這幾乎像先知投射了一部分意識進意念形體中,再利用它作為前哨去觀察。如果他自己站在自己的意念形體的地方,他在其中的視力幾乎與他平時一樣。他所看的人物會以實際大小出現,並且近在咫尺,如果他願意,他會發現可以改變他的視點。

凡是能夠思考的人都可以行使創造意念形體的力量。意念就是事物,非常強而有力的事物;我們所有人都在日夜不停地產生意念形體。許多人可能會以為,我們的意念並不只是我們自己的事情。事實上,邪惡的意念遠比邪惡的話語影響更深,它可以影響到其他內在早已有邪惡胚芽的人。

如同有位上師所寫:「人不斷在自己的世界的空間中徘徊,填滿他的狂想、慾望、衝動和激情的產物。」

有位上師也通過有能力的行者寫過:「他的想像由不可見世界中的隋性宇宙物質建造出形體,再將它們投射並物質化到可見世界中。行者不會創造出新的東西,但只會使用和操弄大自然儲存在他四周的物質,以及從恆久而來就經歷過所有形體的物質。但是,他必須揀選他想要的,並呼喚它成為客觀的存在。」

沒開化的人和發展發達的人之間的差異是發展發達的人有意識地使用意念力量。當這種人能夠有意識地創造並指示意念形體,他有用的力量明顯地會大幅增加;因為他可以使用這種意念形體在不方便於心智體中探訪的地方工作。他因而可以看著並指引自己的意念形體,令它們作為自己意志的代理人。

或許有個意念形體的超然例子,就是在基督教會中知名的臨在的天使。這不是天使王國中的一員,而是基督的一個意念形體,有著他的面貌並作為基督本身意識的延伸。正是藉助於臨在的天使,才使「元素」的變化被稱為聖餐變體(transubstantiation)。

一個級別較低的類似現象發生在共濟會小屋聚會中,所有真正共濟會員的領袖(Head of All True Freemasons)人像被用到。所以這個意念形體完全是衪的一部分,小屋聚會都因衪的臨在而受益和受到祝福,就像衪以肉體站在這裏般。

通過行使意志力量去瞬間消除一個人造元素或意念形體是可行的,就像在物理層可以殺死毒蛇,令牠無法再作出傷害一樣。但是,除非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否則任何這種行動都不會被神秘學家讚揚。為了讓人們清楚當中的原因,有需要略微為解說一下元素精華。

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構築意念形體的元素精華正在以其自身的方式進化,即是它正在學習以所有可能的速率振動。但是,當有個意念暫時保持某個速率振動,在某程度上會幫助到下一次類似的振動擊向它時,它會比之前更容易作出回應。

無論賦予靈魂的這個意念是邪惡讓是善意的,對精華來說都是沒差別的;其發展所需的一切都為某種意念使用。善與惡之間的區別將通過受影響的精華的素質表現出來,邪惡的意念或慾望需要較粗糙的物質去表達,較高的意念或慾望則需要較精細的物質。

因此,通過對人類、自然精靈、神靈、和甚至會思考的動物所採取的行動,心智元素精華正在逐步演變。

所以,由於這個原因,即為了避免以任何方式阻礙其進化,神秘學家會盡可能避免破壞人造元素,而寧願通過使用外殼的保護來保衛自己或他人免受人造元素的侵害。

當然,學生不應想像為思考出粗糙的意念以幫助較粗糙類型精華的進化是他的使命。很多沒開化的人總是在思考較粗糙、較低的意念;神秘學家應該努力思考高尚而純淨的意念,從而幫助精細元素物質的進化,在勞動者很少的領域中工作。

在離開意念形體這個主題前,我們應該注意到所有聲音會在星光物質和心智物質上留下其印象 - 不僅是我們所說的音樂聲音,還有所有種類的聲音。其中一些在《星光體》第七章中描述過。

在慶祝基督教聖體聖事的過程中,在較高層面上建立的意念形體建築與普通的意念形體有些不同,儘管它與音樂創造出的形體有很多共同之處。它包含了由牧師與禮拜會眾於以太、星光和心智層的服務之前半部分中提供的物質組成的較高層面結構,以及於服務的後半部分主要來自天使所引入的更高層面物質。

意念建築可以對比蒸餾水廠中的冷凝器。蒸氣在冷卻室中被冷卻並凝結成水。同樣地,聖體建築為收集和凝聚信徒提供的材料提供了一種載體,神聖力量從最高的層次特別傾瀉到當中,這使天使幫手能夠在物質世界中為某些明確目的去使用這些力量。

所有偉大的宗教儀式旨在通過一些共通的行動去產生這些結果。不過,共濟會的儀式是以不同的方式去達到一個類似的目的。通過共濟會儀式建立的意念形體是真實的「神聖華蓋」,也可以看作是一個放在人的背上的光環。這個符號在其他地方也找得到,例如約瑟夫的彩色外袍、點化者穿上的榮耀斗篷、還有希臘哲學家的光體(Augoeides)、人的靈魂用來居住在微妙的不可見世界中的榮耀的身體。

待續 。。。

翻譯:Andy Chow